首 页 鼓浪屿旅游攻略 鼓浪屿住宿 鼓浪屿景点 鼓浪屿特色小店 鼓浪屿咖啡馆 鼓浪屿美食

TOP

历时4年 鼓浪屿成功跻身“世遗预备队”
来源:www.gly360.com 已有1352人关注
核心提示

 

面积1.88平方公里的鼓浪屿,宛如万顷碧波中的一颗璀璨明珠。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中叶,鼓浪屿成为中西方文化交融碰撞的前沿,这个闽南传统聚落迅速发展为多元文化的交汇地。鼓浪屿构架起“中国走向现代文明的桥梁”,见证了中国近现代社会历史变革,荟萃了大量中国近现代文化遗产。历史上先后有18个国家在此建立领事馆,欧陆风情及南洋特色的建筑风格迥异,被誉为“世界建筑博览”。鼓浪屿近代居住型社区至今保持着适宜人居的使用功能和公共服务体系,完整的文化遗产保存赋予鼓浪屿突出的文化、历史、艺术价值,鼓浪屿因此受到世界瞩目。

 

  为了更好地保护弥足珍贵的文化资源,2008年,鼓浪屿正式启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4年来,在国家文物局、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及省文物主管部门的直接指导下,鼓浪屿申遗工作扎实推进,并于日前成功入选《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以下简称《预备名单》),从而获得了申报“世遗”的资格。

 

  从2008年启动申遗,到正式列入《预备名单》,鼓浪屿用了4年时间。国内很多其他地方是为了吸引游客而申遗,而鼓浪屿申遗的目的是通过借鉴国际先进的遗产保护和开发理念,更好地保护鼓浪屿这个自然和历史的瑰宝,更好地传承鼓浪屿独有的文化内涵。

 

  立法保护鼓浪屿文化遗产

 

  200811月,鼓浪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正式启动,得到了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继2009年鼓浪屿申遗写入《福建省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支持福建省加快建设海峡西岸经济区的若干意见〉的实施意见》后,我市又将鼓浪屿申遗列入《厦门市十二五发展规划》。

 

  申报文本与保护规划是指导申遗工作全过程的核心文件。经七易其稿,200910月,由清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院文化保护研究所编制的《鼓浪屿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申报文本》及《鼓浪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与管理规划纲要》经市政府第86次常务会审议通过。20115月,《福建省鼓浪屿文化遗产地保护规划》在北京通过了国家文物局、省文物局与厦门市政府的联合评审。

 

  遗产地立法是申遗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厦门充分利用经济特区具有地方立法权的优势,积极为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立法。2012629,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厦门经济特区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条例》,这部将于明年元旦起实施的《条例》,让鼓浪屿遗产保护有法可依。为了配合申遗工作,《鼓浪屿控制性详细规划》进行了调整,《鼓浪屿商业网点规划》、《鼓浪屿户外广告专项规划》、《鼓浪屿家庭旅馆整治专项规划》、《鼓浪屿休闲服务设施规划》、《鼓浪屿市政设施规划》、《鼓浪屿餐饮购物中心布局规划》等遗产地保护管理及相关规划也开始实施或着手编制。

 

  全面推进申遗整治工作

 

  鼓浪屿申遗,53个申遗核心要素点的保护修缮及环境整治是关键。为了恢复鼓浪屿蓝天、绿树、红瓦、碧海的和谐景观,鼓浪屿申遗环境整治工程于去年329日正式启动,目前,金带廊道和日光岩索道被拆除,53处申遗核心要素周边环境整治工作也取得了明显成效。

 

  鼓浪屿管委会副主任叶细致介绍说,目前,鼓浪屿各申遗核心要素点的保护修缮设计方案已基本完成;按照鼓浪屿文化遗产地保护规划的要求,基本完成了协和礼拜堂、黄家花园、观海园、春草堂等26个核心要素点的修缮整治;对原鼓浪屿工部局、西班牙船长墓、河仔下码头遗址、燕尾山午炮遗址、丹麦大北电报遗址等五个遗产要素点的考古挖掘工作也已经结束,其中工部局早期遗址和西班牙船长墓的考古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果,西班牙船长墓按照考古成果进行了修复。截至目前,鼓浪屿被评定为历史风貌建筑的老房子达391幢,其中,中华片、笔山片和鼓新片被辟为历史风貌建筑游览区。除特定意义上的核心要素点、历史文化街区外,具有保护价值的老街老巷也必须“应保尽保”,因为它们是鼓浪屿文化遗产的展示窗口,是见证历史变革的重要载体;现有路网结构也不能轻易改变,因为它们承载着鼓浪屿的生命信息和遗传密码。

 

  遗产地博物馆是申遗的重要内容,是历史文化的集中展示。叶细致介绍说,近年来,围绕鼓浪屿人文资源的保护传承和发掘利用,鼓浪屿相继兴建了郑成功纪念馆、林巧稚纪念馆、钢琴博物馆、风琴博物馆、观复古典艺术博物馆、刻字艺术博物馆等各类博物馆。同时,鼓浪屿历史博物馆(遗产地综合博物馆)、申遗档案馆、各类主题的社区博物馆也在积极筹建中,管委会还计划以53个核心要素点为基础,建成遍布全岛的遗产地核心价值展示点,展现鼓浪屿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

 

  申遗形成强大合力

 

  鼓浪屿申遗得到了厦门各界与海外华侨的热情响应、广泛支持与积极参与。鼓浪屿申遗被媒体评为“厦门市2009年最具影响的十件大事”之一;问卷调查结果表明,高达98%的民众支持鼓浪屿申遗,多数居民表示愿意为鼓浪屿申遗做贡献。

 

  20098月,厦门市鼓浪屿申遗工作领导小组聘请了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副主席郭旃、清华文保所所长吕舟教授、省文物局局长郑国珍、厦大外籍教授潘维廉,以及地方史、地方规划、立法等方面的专家作为鼓浪屿申遗的顾问,为鼓浪屿申遗建言献策,指导申遗工作开展。

 

  近年来,鼓浪屿积极举办并参与国内、国际系列世界遗产保护学术活动,进一步明确了鼓浪屿申遗工作方向,增强鼓浪屿在国内文化遗产界的影响力。特别是今年10月,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共享遗产专家委员会学术会议首站在鼓浪屿举行,并召开鼓浪屿文化遗产核心价值研讨会,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共享遗产委员会主席西格费瑞德·安德斯(德国)、副主席苏·杰克逊·丝泰珀斯基(澳大利亚)、专家委员克劳斯·皮特·安驰特(德国)、琼·华特(加拿大)、小幡一博士(日本)、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副主席郭旃教授等与会的权威专家,积极为鼓浪屿文化遗产核心价值的提炼、平衡遗产保护与旅游发展、协调遗产保护与居住功能“支招”,助力鼓浪屿申遗。

鼓浪屿文化遗产形象标识亮相

/本报记者 海鹰 /本报记者 姚凡 郑晓东

  在鼓浪屿申遗正式列入《预备名单》之际,鼓浪屿文化遗产形象标识也正式亮相。

 

  据介绍,2009年,鼓浪屿面向社会各界公开征集文化遗产形象标识,共征集到来自16个省市的百余件作品,其中一件作品出自德国设计爱好者之手。200910月,鼓浪屿管委会邀请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院院长、省美协副主席庄南鹏等9位艺术设计领域的专业人士组成专家评审团,对105件应征的鼓浪屿文化遗产形象标识设计方案进行评审。由于当时的评审未能评出一等奖作品,专家建议,二等奖作品进行修改、提升后,可以作为鼓浪屿文化遗产形象标识。最终,鼓浪屿管委会和专家共同选定厦门黑白灰设计有限公司艺术总监蔡勇坚设计的作品作为鼓浪屿文化遗产形象标识。

 

  蔡勇坚介绍说,他设计的鼓浪屿文化遗产形象标识以鼓浪屿的标志景观日光岩与八卦楼为元素构成,鲜明的鼓浪屿特色跃然而出。精致的剪影、跃动的线条融入海天一色的背景画面,将鼓浪屿清新宜人的自然风光与厚重的人文历史浓缩于一方画面之中,“人们可以通过它,感受鼓浪屿自然而凝重的气息。”“画面中,日光岩优雅的线条勾勒出心的形状。心,也是心灵,代表了人的精神世界与情感表达。社会历史的变革,人类文化的积淀造就了鼓浪屿,她有说不完的历史,听不完的故事。心,是一种表情,传递着鼓浪屿浓厚人文内涵和韵味,传递着鼓浪屿延续的独特历史文化,传递着鼓浪屿多元文化融合的精髓。鼓浪屿作为文化遗产的魅力,正是这些触动人心的人文气韵。”

 

  记者了解到,鼓浪屿文化遗产形象标识征集评选活动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不仅为鼓浪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扩大了宣传力度与民众参与度、知晓度,更是抛砖引玉,为人们对于鼓浪屿文化底蕴的梳理与思考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记者观察

 

   申遗路上困难不少

 

  文/本报记者 海鹰

 

  漫长而艰辛的申遗路,鼓浪屿用4年走完了第一段重要的里程,接下来的里程,就是向“世遗”的目标迈进。成功跻身“世遗预备队”,并成为国家文物局优先向世界文化遗产组织报备的遗产项目之一,鼓浪屿申遗赢得了热烈的掌声和赞誉。然而,如果客观地进行一番冷思考,我们就会发现:在明显的遗产地价值优势面前,鼓浪屿申遗所面临的压力和困难也不容小视。

 

  保护修缮与整治工程非常艰巨

 

  首先是申遗保护修缮与整治工程十分艰巨。鼓浪屿申遗启动4年来,对53个申遗核心要素点的保护修缮和环境整治工作始终面临着压力。与其他遗产地相比,鼓浪屿文化遗产在完整性和真实性方面颇具优势,可大量的违章建筑、构筑物以及与鼓浪屿风貌极不协调的建筑,过浓的商业氛围,复杂而巨大的人流,淹没了鼓浪屿的气质,掩盖了鼓浪屿的风华。正如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共享遗产委员会副主席苏·杰克逊·丝泰珀斯基上月在鼓浪屿考察时所言,“我看到了以前的鼓浪屿,可我现在看到的鼓浪屿,已经不像以前的鼓浪屿。”

 

  如今的鼓浪屿,让专家们感到“扎眼”的地方并不少。比如,作为鼓浪屿申遗的核心要素点之一,位于鹿礁路1号的博爱医院旧址至今仍保存完好,却被众多与环境不协调的建筑“包抄”;破坏优美海岸线且存在安全隐患的鼓浪别墅码头至今无法拆除;海上花园酒店、音乐学校等建筑颜色太鲜艳、屋顶太尖锐;不少家庭旅馆破坏了老建筑原有的构造及使用功能……如果再关注到申遗所需的空间轮廓线要求,那么鼓浪屿充斥着铁皮屋、玻璃房等违建的第五立面,也有点“惨不忍睹”。

 

  “申遗整治牵涉到各方利益,其难度可想而知。”鼓浪屿管委会副主任叶细致坦言。他表示,鼓浪屿“申遗”,目前很重要的是加强和突出遗产地的整体保护和管理。“严格按照《鼓浪屿文化遗产地保护管理规划》,依法保护全岛的空间形式格局、城市肌理以及历史风貌建筑;稳妥有序地推进各申遗核心要素点的保护修缮工作;依据相关法规,对需清理的建筑物、构筑物,需整治的立面、屋面形态、围墙等进行综合整治。”

 

  巨大的游客量给申遗带来压力

 

  鼓浪屿申遗的压力还来源于不断攀升的游客量。如今的鼓浪屿正深陷一个“漩涡”——游客量的增长引发了岛上过度的商业开发,而商业开发又对文化遗产造成了很大的破坏,同时,过浓的商业氛围也对鼓浪屿的文化底蕴和幽静气质形成了巨大的冲击。根据遗产地保护规划和法规,鼓浪屿申遗必须控制游客总量。针对旅游总量不断攀升带来的环境压力和对社区生活的不良影响,鼓浪屿管委会采取了分流和防控措施,通过开通市民专用通道、前移厦鼓轮渡售票窗口、启用鼓浪屿内厝澳码头、扩建鼓浪屿轮渡码头和三丘田码头、建设完善的预警应急系统等措施,改善疏运设施,有效分流游客。然而,巨大人流所带来的压力依然明显。

 

  “我们必须想办法把集中在东南部的游客扩散到全岛,科学有序引导游客改变旅游轴线。”叶细致告诉记者,继内厝澳码头投用后,管委会正筹划按照遗产地保护规划的要求,将西北部的英雄山、引种园、鸡母山等旅游资源进行开发,并对外开放,“西北部形成了新的旅游景点,就能够吸引人流。”同时,要控制鼓浪屿的游客量,还必须运用经济杠杆,采取行政措施,确实有效地保护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让鼓浪屿的原住民真正成为保护的最大受益者。叶细致表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票务改革势在必行。”

 

  吸引高素质人口常住也是难题

 

  然而,对鼓浪屿申遗而言,最难的工程其实是鼓浪屿气质的恢复,而这也是鼓浪屿向世界文化遗产迈进必须解决的根本问题。恢复鼓浪屿的气质,与鼓浪屿文化传统的活态传承密不可分,而鼓浪屿目前所面临的现实是:岛上常住人口衰减,人口素质下降。据市统计局的资料,鼓浪屿户籍人口为14049人,其中外出半年以上人口占户籍人口比重的42.5%;居住在鼓浪屿、户口不在鼓浪屿的人口为6161人,占全部常住人口的43.3%;在常住人口中高学历人口少,大学专科以上学历人口比重低于全市水平;就业人口有一半从事商业和服务业。

 

  在19世纪到20世纪中叶的百余年间,鼓浪屿形成了独特的国际化居住型社区形态,这与鼓浪屿申遗的核心价值息息相关,然而,以鼓浪屿目前的人口情况,已不可能支撑起高品质的社区生活。针对这一情况,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共享遗产委员会的专家们给出了相同的建议:请外国专家来鼓浪屿居住,并对鼓浪屿人口进行置换,把鼓浪屿建成国际顶级的居住社区和文化遗产地的典范。叶细致坦承,这是比整治工作难度更大的一项系统性工程。“鼓浪屿正在研究制定《非户籍人口管理办法》,对岛上非户籍人口加强管理,同时,我们也希望通过发展教育、兴办各种文化艺术机构,来逐步实现人口置换。”如何让高素质的人愿意来鼓浪屿常住,也是个难题。记者了解到,岛上基础设施落后,教育、卫生等公共事业弱化,是鼓浪屿户籍人口流失的重要原因,以落后的基础设施,想要吸引高素质人口常住显然并不现实。

 

  从目前来看,鼓浪屿申遗的最快时间点在2016年,用4年时间把申遗路上的障碍一一扫清,时间紧迫。叶细致告诉记者:“目前还是二元管理体制,无法实行一体化管理,制约了鼓浪屿申遗工作的高效推进,不利于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管理,也不符合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规则。”

 

  保护遗产、传承文脉是一种历史责任。人民群众是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受益者,更是保护文化遗产的主体,民众和媒体的参与是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最有力保障,做好宣传工作,形成人人关心、人人参与文化遗产保护的良好氛围至关重要。